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實在放不下那份牽掛——記榆林高新醫院老年護理一科護士長張娟

發布日期:2019-11-20 17:27
0

47

張娟給托養老人洗腳

核心提示

“媽媽是名護士,她在榆林高新醫院老年護理院上班,她把我送到學校后,就開始給爺爺奶奶們穿衣、洗臉、整理床鋪,幫他們吃早餐,帶著他們散步、做手工,還給爺爺奶奶們清理大小便,不怕臟、不怕累,每天都是這樣。”

這是榆林高新醫院老年護理一科護士長張娟8歲的兒子葛星睿作文中的一段話,字里行間滿是自豪。每到周末,葛星睿也是高新醫院的一位“編外護士”,因為父親在外地工作,媽媽一到周末總要加班,他只好跟在媽媽后邊寫作業。

歇不下的腳步

1986年出生的張娟,雖然年齡不大,卻已有11年的從業經歷。2008年,張娟進入榆林一家公立醫院的神經外科,成為一名護士,期間還在重癥監護室工作了幾年。豐富的護理經驗和精湛的技術,使她成為高新醫院老年護理業務的帶頭人。

為啥要辭去公立醫院的工作,到私立醫院來?這個問題在張娟的心頭縈繞了很久。“原來醫院的工作相對輕松一些,收入比現在要高。”張娟說。現在院里每次大搶救,張娟必到;每逢周末人手不夠,張娟就來頂班,時間沒法保證。一次,老公在外地上班,兒子正在睡覺,醫院卻通知有搶救任務,張娟一咬牙鎖了門就跑去醫院。搶救完回家,發現兒子還沒醒,她又是慶幸又是心疼。

撂不下的技術

“我進高新醫院時就想,自己學到的本事,應該用在什么地方?”張娟說。剛進高新醫院,張娟在成人康復科工作,半年后高新醫院成立了老年護理院,張娟因為業務能力突出,被抽調到護理院。

當時護理院只有4個護士,都是90后小姑娘,經驗比較少。而患者中不光老人居多,失能老人占比很高,對護理的強度和要求比較高。有些護理項目,年輕護士在教材上沒有學到,就得張娟出馬,把自己在大醫院練就的護理經驗,在實踐中傳授給年輕護士。

護理院一有緊急病情發生,張娟在重癥監護室的從業經驗就發揮上作用。每次大搶救,如何應急處置、如何配合醫生,張娟把自己的經驗一點點教給其他護士。幾年后,老年護理院已有護士14人,每人都能獨當一面。

老年護理院的病人,除了年齡偏大外,往往同時患有幾種疾病。張娟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從外地三甲醫院重癥監護室轉來的病人,大面積腦梗,多功能臟器衰竭。這位病人入院以后,血壓血糖不穩、四肢浮腫,情況非常危險。“當時按他的情況,稍微一點不注意,人可能就保不住了。”張娟說。沒見過這種病人的年輕護士都不知道如何應對。為了讓科室的其他護士盡快掌握對重癥病人的護理技能,張娟就從最基礎的掃床、疊被、翻身,到測量血壓、血糖,再到護理氣管、胃管、尿管,她親自示范,讓大家徹底了解這些平時見不到的護理操作。兩周過去,病人四肢消腫,身體狀況一天天改善。

幾年來,老年護理院拿到的錦旗沒地方擺,幾乎所有護士都拿到市級以上獎勵,張娟本人也先后獲得過多次國家級、省級獎勵。

放不下的牽掛

“現在我和病人之間有了某種聯系,感覺休假幾天不見他們,就放心不下。”張娟說。到了這里,護士和病人之間不單單是服務與被服務的關系,更有著一份“兒女的職責”。一方面,這里的住院病人大多是老人,害怕孤獨;另一方面,張娟對工作的認識,也和原來不一樣。

還有位病人,幾乎和張娟同時入院。這位病人是位退休干部,因腦梗喪失行動能力,在醫院搶救時又被切開氣管,語言功能也逐漸失去。“他愛人送他來醫院時,先后考察了3回,把我們醫院里里外外看了個遍,特別細致。”張娟說。這位老干部入院后,他愛人還是不放心,每天早上都來病房坐著,看護士們的工作。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后,她終于相信了她們的護理水平。通過治療和護理,這位病人的情況逐漸好轉,切開的氣管也縫上了,可以發出簡單的詞語,意識也慢慢恢復,能認出自己的兒女。

在張娟和她的團隊的精心護理下,很多老人從完全失能,到可以坐起,甚至康復。更重要的是,老人們的心態發生了很大變化。有的老人原以為進了醫院就是等死,但到了這里后,張娟他們不僅在醫療護理上盡心盡力,還給老人們買了簡單的手工藝品,定期聽歌看報,每逢節日都組織集體活動。老人們的心態好了,病情也穩定了,越來越適應這里的生活。

文圖/本報記者劉建坤 張國偉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賀杰慧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中彩网3d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