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以紀念,以致敬——寫在定邊作家協會成立十周年之際

發布日期:2019-11-19 15:33
0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記憶,一座城有一座城的記憶。在定邊,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用文字在建立一本紙上紀念館,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用文字在不斷激活一段集體歲月的崢嶸史。十年,花紅來過,深雪來過;十年,抄過近路,也踏過遠途,十年的時光,請允許一個人寫下一點隨筆或札記,以紀念,以致敬。

2009年12月20日,定邊縣作家協會成立。這個以群眾組織和群眾立場如風而至、應運而生的團體,有起步的艱難,也有拓土的喜悅。在定邊,這一團體的成立,以文字的名義,第一次正式且莊重地將文學請進了大眾的視野和現場,這是關乎定邊的一次文明的行動和呼喚,這是關乎地方文學的一次推動和革新。誰能言盡那些舉旗的榜樣和力量?誰能說清那些蒼茫的隱喻和明證?從2009到2019年,作協三次換屆,當藍色的河流分離出沉寂的鹽,當60多名會員以失散的情懷向著一個中心交出涌向彼此的通行證,我們得以看見,歲月賜予一個集體的銀色的部分,堪比老虎的金黃更金貴。

定邊,惟有草木記得它最深的鄉愁。

而穿過草木的人,誰能辨出它寒風吹徹的負擔和擔負?文學的方向和使命如果耽于此處,我們可以不問果實要意義,但我們尊重這些行動的指南: 一個羅盤、一座燈塔、一次吹拂、一抹火焰,都會讓徘徊且猶疑的人有了凝神的目光,都會讓孤獨而潮濕的人堅定地打開通風的天窗。作為定邊協會的一員,我能深切體會集體的智慧、合力和光耀,一個向善、向美的團體,它不僅是寫作者的溫暖之家,更是一個寫作者內心溫柔的依靠、自信的守候和最長情的陪伴。

定邊作協基礎的支撐,要感謝當年縣上的主要領導,鑒于在經費方面的大力支持,才有了地方雜志《邊地》的出刊和運行。《邊地》雜志十年來努力將力度傾斜到地方特色上,用地方特色做亮點、做標識,每一個地方都可能掘出一口“深井”,每一個地方刊物都可以通過對自己腳下的“文化熔層”不斷開鑿、發掘而形成自己的優勢,進而形成刊物“人無我有”的鮮明特色。雖然是一本協會內刊,但十年來,它保持著自己的獨立精神,不卑不亢,不驕不躁,已出版35期,共發表會員小說、散文、詩歌等作品1273篇(首),共計525萬字,約87000冊贈閱全縣黨政事業單位、學校和企業。十年來,《邊地》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在不斷地向自己的小城獻禮。

《邊地》曾于開辦初年出刊了一期榆林市女作者專號,在當時幾乎將全榆林市有一定寫作能力和寫作成績的女作者一網收進,在這一期女作者專號上,我也將自己的小說、散文、詩歌三類作品做了集中展示和匯報,也正是這一期的集中展示和匯報,讓更多的同仁認識了我、了解了我,并以此收獲到更多友誼、鼓勵和信任。也是在2009年這一年,我先后在《詩選刊》《詩歌月刊》這兩大公開刊物上發表組詩。抽屜文學改換紙煤所帶來的深入思考,讓一個真正喜歡寫作的人,從此步入了文學的正確軌道。因此,可以說作協的十年,是一個集體從稚嫩走向成熟的十年,也是我個人不斷追夢的十年。   

作為《邊地》雜志的一名編輯,我不同時期地見證了會員作品從逼仄走向寬闊,從低洼走向高處的履痕。回看十年當中的腳印,大大小小,深深淺淺,都無不記錄下《邊地》期刊和《邊地》作者一路走過的風雨歷程。在一草一木,一春一秋交融積淀的塞北高原,他們以筆代耕,以光策馬,以桿為旗,以紙為媒,傳遞著本土最為真切的聲音和力量。十年來,會員在園地之外,在電影、小說、散文、詩歌、劇本等各個領域也都有自己的突破和發展,并以浩蕩之勢形成軍團之風。文學是孤獨的,也是歡愉的,經過多年的沉淀,定邊作協會員在國內出版社公開出版個人文學類書籍10余部,會員電影作品《沙漠之心》在中央六臺和院線上映。市作協從2012年獎勵公開刊物發表作品以來,作協會員共獲獎金6萬多元。有4名會員作品入選“榆林市文化精品項目”。2014年《邊地》雜志被榆林市委宣傳部定為重點扶持文學期刊;被陜西省作家協會授予2015——2016年度“陜西省基層優秀作協”,這些成績的取得,作為親見者,我也許愿意接過的,不是它的生動和光鮮,而是藏在它背后的關于奮斗的心酸和艱澀。我們愛過這個集體,并以為深處的愛都是苦的。

身處小縣城,每一條走向遠方的路都應該帶著我們文人的悲憫和鄉愁。不囿于取得的進步是我們最大的進步,和整個的外部世界相比,我們每個人的寫作都應該是憂患的。我們還有相當一部分作者還埋于抽屜寫作,遠沒有勇氣和意識做到放之四海的檢視。被更多的目光檢視,像農夫遞出他的莊稼和菜蔬。

走過十年,努力過、奮斗過,也許我們的堅持到頭來也不過就走成了一把鈍斧,但這又有什么關系呢,求索,永遠都在路上,跑在前方的麋鹿,它美好的花斑,早己裝飾和打扮好了我們內心的春天。

張曉潤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張倩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中彩网3d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