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重拾慢閱讀

發布日期:2019-11-19 15:32
0

有段時間,我老感覺忙,日子緊張,時間不夠用!一天一天的日子,怎么變成一塊劣質布料了?縮水縮得讓人心慌。

看到網上說,中年人對時間流逝的敏感度增加,所以會感覺時光迅速。也許如此吧,我以此哄了自己好長時間。

有一天,心生異想,畫了個表格,將一天的時間行蹤如實記錄,逐項填寫。這才驚訝地發現,每天讀屏竟超過4小時還多。枕上、廁上不必細言,就連工作寫字時,也動不動順手抄過來,刷一遍。

細究我的網上去處有:學習強國,頭條新聞,QQ空間,新浪博客,微信朋友圈。常看的內容:強國答題,新聞時事,三言兩語的說說,朋友的瞬間隨記,精美圖片、漂油的雞湯,幫我砍一刀、投票尋人、美圖美照、憤世嫉俗、張揚正義……還有幾十個精挑細選的寫作公眾號,用來學習和琢磨;但因為更有趣、更直觀、更精短的內容在隨時更新,這就使我憋不住,不時溜號兒串門,前去探看。

常常是,看著看著拐了彎;拐來拐去,找不到了來時的路。自己原本是要干啥,忘記了。

網絡上那些觸手可及的視聽,像撥弄琵琶一樣撥弄著心弦;五花八門的鏈接,像驢子鼻前的胡蘿卜,誘惑著神經。讀屏,就像探消息,探不著,心癢癢;探著了,又像讀九九乘法表,三七就是二十一,七八就是五十六,拿來就看,看過就忘。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而更讓人不肯丟手的是,所有的網頁,都時時在更新。剛剛瀏覽已畢,一批信息唰地涌來,于是,眼睛又開始了新一輪狂奔。

出網進網,回環往復。哪次指尖兒輕觸,不盜走分秒光陰?至于收獲了啥,想一下都蒙圈兒。浸泡在喧囂的汪洋大海,我的頭腦膠著,我的思緒混亂。我抓抓頭發,四顧一片茫然。

那種安詳沉靜、滋養靈魂的慢閱讀,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兒了。

沒有了那種沉浸式的生命體驗的閱讀,我們這種讀,也配叫“閱讀”嗎?

據說,蘇軾讀《漢書》,先用自創的八面受敵閱讀法讀多遍,再用三字標題法抄寫了三遍。第一遍,了解治理天下之道;第二遍,人物的性格命運分析;接下來,地理格局、官設制度、兵法、財貨之類。每讀一遍,只專注一個點。

他在黃州任上時,朋友朱載上來訪,報過姓名卻久等不見。終于見到,問蘇在做什么。蘇軾說:做功課,抄《漢書》。朱很詫異,問:以你這樣的聰慧睿智,讀書過目不忘,還需抄嗎?蘇軾答:我抄書,只抄標題。第一遍以三字為題,第二遍以二字為題,第三遍以一字為題;而后看標題回想篇章。朱隨機挑字,蘇軾隨即背出相關篇章段落。朱深表佩服,回去對自己孩子說:聰慧的人尚且如此勤奮,中等智力的人更應加倍才行。

如果說蘇軾這種閱讀過“硬”過“猛”的話,那么他的本家蘇舜欽讀《漢書》,則讀的是快感和享受,讀出了活潑潑一股真氣和意氣。

蘇舜欽那時住在丈人杜衍家里。杜衍是當朝宰相,很推重女婿,但獨有一事不能理解:蘇舜欽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斗酒。于是杜衍就派人暗中偷看。晚上,蘇舜欽讀《漢書.張良傳》。當讀到“良與客狙擊秦皇帝,誤中副車”時,他一拍手喊道:“可惜沒擊中,”于是,滿飲一大杯。又讀到“始臣起下邪,與上會于留,此天以臣授陛下”時,他拍桌子吼道:“君臣相遇,怎如此之難!”悵恨許久,又飲一大杯。杜衍得知,笑說:“有這等好物下酒,一斗真不多啊。”

此二人的讀法,固是有成效;但,我們也生疑,這是否流入了一種不講效率的乏味?那么浩繁如山的知識,那么泛濫如海的信息,“慢”讀,何以應付?

也是。美國有關機構做過一個關于當代人接受信息的調查。結論是,100年前的一個人一輩子接收的信息量,只是相當于現在的《紐約時報》一天所發布的信息量。

暫不說網讀,即便紙質書籍,古今中外,數量之浩,題材之豐,視野之闊,也超乎想象。可以說,一生讀盡天下書,是個妄想。

讀書破萬卷,“萬”固是數量指標,但重點在“破”。眼下,不管是讀屏還是讀紙書,我們缺的不是“讀”,而是對信息的提煉和概括,缺的是將信息轉化成我們的情感、思想和生命的過程。時間是虛的,信息是概念化的,通過“讀”,我們把它們變成實的東西。像農民把時間變成糧食,工人把時間變成產品,我們把時間和信息變成曼妙美好的自己。

因此,慢閱讀不是磨蹭,更不是懶惰,而是讓速度的指標撤退,讓閱讀變得深入。是緩視微吟,虛心涵詠,大火煮滾,文火慢煎,直至煎透,融解,入我心腹。

讓我們老老實實重拾“慢閱讀”吧,“關機”屏蔽,沉浸專一。讓書卷之美與時間之秀,點點滴滴化成我們的生命。

崔立新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張倩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中彩网3d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