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榆林:做高端煤化產業引領者

發布日期:2019-06-12 21:51
46

binary_middle

1984年10月19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發消息——“陜北有煤海,質優易開采”,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一舉震驚世界,并拉開了榆林煤炭大開發的序幕。

30多年來,為更好地開發利用煤炭資源,榆林緊盯煤炭產業發展前沿,以“打造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為目標,聚焦強鏈、補鏈、延鏈,探索建立循環生產流程,在做好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同時,大力推進煤基化工產業向更高質量發展,爭做高端煤化工產業的引領者。

發展理念始終站在最前沿

思路決定出路,戰略決定未來。

榆林煤炭資源開發之初,挖煤賣煤是主導,沒有挖掘出“煤中白菜心”——榆林煤“三低兩高”的特性,是對優質化工煤的極大浪費。“挖掘榆林煤的深度價值,發展煤化工產業是必選路徑”便成了榆林歷屆市委、市政府領導班子的共識。

回看榆林能化產業30年的發展歷程,中省市決策者們均以大擔當、大視野、大氣魄,對榆林以煤為基的能化產業發展進行了一系列高瞻遠矚的“頂層設計”。

榆林煤炭資源開發之初的1981年,當時的地區行署就提出把榆林逐步建成以煤炭為中心的煤炭、電力、化工基地的初步設想,并請求省政府會商國家有關部委給予支持。

在省市的共同努力下,1998年7月榆林能源化工基地總體規劃獲原國家計委批準,2003年陜北能源化工基地在榆林啟動建設。我市因此成為全國唯一的國家級能源化工基地,并開啟了建設國家現代煤化工示范基地的建設之路。

同年,省委、省政府提出“煤向電轉化、煤電向載能工業品轉化、煤油氣鹽向化工產品轉化”的“三個轉化”戰略,指明了榆林煤化工產業發展的基本思路和發展方向。從此榆林以煤為主的能源化工產業發展走上了“快車道”。亞華熱電、神木化學等一大批在當時技術最先進、單體規模最大的能化項目紛紛落地,錦界工業園區在大漠中拔地而起。

2007年,第五次陜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座談會又提出煤炭及煤化工產業向配套裝備制造業、能源化工下游增值產業和現代服務業延伸產業發展的“三個延伸”理念,進一步深化、充實了“三個轉化”戰略。之后省委、省政府先后出臺2個“27條政策”,專門支持榆林能化基地建設。

2017年,省委、省政府要求榆林以建設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為目標,對高端能化基地建設提出更高要求。2018年初,省政府出臺支持榆林高質量發展意見,為能化產業高端化發展提供更大政策支持。

2018年的市委四屆五次全會上,榆林確立了今后五年全市推進煤化工產業高端化發展的“12363”戰略路徑,出臺《關于加快推進煤化工產業高端化發展打造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的實施意見》,明確煤化工產業從原料向材料轉化、從大宗化學品向終端應用品拓展、從產業鏈中低端向高端邁進的三大目標,并成立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擔綱的高端能化建設指揮部,出臺全國首個煤化工高端化發展支持政策——《榆林市推進煤化工產業高端化發展若干政策(試行)》,從10方面對高端煤化工產業給予全方位支持,力爭引進世界最先進的煤化工企業、技術、項目落地榆林,全力打造“煤頭化尾”的全國現代煤化工產業示范區。

基礎化工產業實現循環化

“目前,我們雖已不具備規模優勢,但受益于一以貫之的循環化、一體化發展理念,在全國產能過剩的背景下,企業仍能連年盈利(2018年凈利潤1.6億元)。”陜西神木化學工業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刑艷萍說。

該企業位于錦界工業園區的年產60萬噸甲醇項目,始建于2003年,是陜北能源重化工基地的啟動項目,是當時單體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的煤制甲醇項目,副產品包括液氧、液氮、液氬、硫磺、硫酸銨等。

煤炭分質利用的榆林版煤制油的代表項目神木天元化工,在原料塊煤價格高位運行,主要產品蘭炭產能過剩、價格不高的情況下仍能連年盈利,得益于該企業自主研發的煤焦油延遲焦化加氫組合工藝。該工藝方法進一步優化了傳統榆林版煤制油的“原煤—蘭炭—焦油—化工—煤氣和焦粉”循環鏈條,大大提高了能源轉換率,做到工業污水零排放,市場競爭力顯著增強。

在新型煤制油項目方面,榆林同樣走在了世界前列。陜西未來能源100萬噸/年煤間接液化項目,采用了全球最先進的低溫費托合成技術,生產出了國內品質最好的柴油。

已投產14年的北元化工集團,以煤和巖鹽為原料,構建起蘭炭、燒堿、電石、聚氯乙烯、工業廢渣水泥的循環產業鏈條,有效降低了生產成本,并因此成為全國單體規模最大、生產成本最低的聚氯乙烯生產企業。

據了解,在煤基基礎化工方面,榆林已探索形成了原煤—蘭炭—煤焦油—高端油品、原煤—甲醇—烯烴(芳烴)—合成材料、原煤—煤液化—精細化學品等主要的循環產業鏈;一批甲醇、烯烴、煤間接液化等世界煤化工頂尖技術落戶榆林,低階煤中低溫干餾、粉煤熱解、煤焦油加氫等自主研發工藝技術達到國內行業領先水平;形成煤制烯烴240萬噸、煤制油品160萬噸、煤制甲醇220萬噸、煤制醋酸20萬噸、聚氯乙烯135萬噸、煤焦油加氫222萬噸、蘭炭5000萬噸的產能,烯烴、甲醇產量的全國占比分別達到7.2%、4.8%。

構建起從礦區到園區到企業無縫對接的循環生產流程,形成從開采到轉化到尾氣廢渣綜合利用“吃干榨凈”的完整產業鏈,當下的榆林,已成為煤化工產業發展優勢最顯著的地區。此外,榆林還有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的現代煤化工示范項目9個,總投資達到2500億元,基礎煤化工產業將持續做大做強。

發展精細化工成為自覺行動

規模龐大的基礎化工產業,為榆林發展高端精細化工產業奠定了良好的原料基礎。

2018年,落地榆神工業區的東元精細化工19萬噸/年混合芳烴項目,創造了當年開工、當年建成、當年投產的典范,技術上實現了混合芳烴生產中將石油化工技術向煤化工領域的成功移植。

“東元速度”真實反映了近年來榆林精細化工產業的建設、發展速度。據了解,2018年,僅榆神工業區的精細化工園,即入駐精細化工和新材料項目31個,其中10個項目開工建設,同時榆橫、錦界兩大園區也有一批精細化工項目落地建設。

新引進項目井噴式增長,現有煤基基礎化工項目也在積極主動延伸產業鏈條,加速向高端化、精細化邁進。

陜西未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董正慶表示,該公司正在積極推進石蠟、低溫冷凝物、高溫冷凝物等中高端化工產品生產,今年即有望實現盈虧平衡,全面擺脫煤制油生產技術裝置世界一流卻連年虧損的尷尬處境。明年,該公司還計劃生產樹脂、聚丙烯、聚乙烯、費托蠟等煤制油下游產品,走上持續健康發展道路。

無獨有偶,建成投產已10年,一度占據國內最大單套煤制甲醇裝置寶座的兗州煤業榆林能化有限公司60萬噸/年煤制甲醇項目,當下正主動將產業鏈向甲醇下游延伸,將于年底建成投運10萬噸/年聚甲氧基二甲醚裝置。待運行穩定后,該公司還計劃再建設40萬噸/年的相關項目。“作為柴油添加劑,聚甲氧基二甲醚能大幅降低尾氣污染物排放,并可替代苯類等毒性較大的有機溶劑,未來市場前景十分廣闊。”該公司董事長靳方余信心滿滿。

民營資本絕對控股的神木市國融精細化工有限公司,同樣早已“不安于現狀”——2017年建成投產的6萬噸/年1,4—丁二醇、4萬噸/年γ—丁內酯和N—甲基吡咯烷酮項目,早已開始向附加值更高的下游延伸。今年年底該公司還將建成投產更高端的α—乙酰基—γ—丁內酯(ABL)產品裝置,年產能達1萬噸。該產品是一種重要的醫藥精細化工中間體,主要用于合成維生素B1和農藥生產,目前我國年需求量約3萬噸,主要依靠進口。

另據了解,今年我市還將全力推動巴斯滕榆神精細化學品制造、陜西漢恩榆神新型聚合分散液晶材料生產線等20個精細化工項目建設,力爭完成年度投資23億元。

本報記者李獅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謝麗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中彩网3d开机号